• 當前位置:首頁 > 學院動態 > 馬院

    哲學從主體性到公共性的走向 ——記馬克思主義學院“馬克思主義與現代化問題”學術系列講座第一場

    單位(作者):馬克思主義學院 | 來源:本站原創 | 更新時間:2021-04-26 | 點擊數:

    2021年4月24日,中國人民大學榮譽一級教授郭湛來到北京科技大學,為馬克思主義學院作題為“從主體性到公共性:當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的走向”的講座。本次講座由宋偉副院長致歡迎辭,由王俊博副教授主持,陸俊教授、李曉光教授、李艷艷副教授、耿芳兵博士以及馬克思主義學院碩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參加本次講座并進行提問和交流。

    6好.jpg

    講座現場

    7好.jpg

    郭湛作講座

    郭湛以宏觀的視野將四十多年來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范式的轉換概括為五大范疇系列:理論與實踐、存在與規律、主體與活動、生產與發展、文明與交往。郭湛認為,哲學范式的轉換反映了思維方式的發展和變革,而思維方式的變革則在更深層次上反映了時代的變遷。在這五大范疇系列中,主體和活動具有核心的性質。而主體活動性質的本質,就是從前主體性到主體性到互主體性、主體間性,再到公共性或共同主體性,那么,從主體性到公共性的范式的轉換,可以提綱挈領地把握四十年來學界關于文明或文明化發展中的最重大和核心的問題。

    5好.jpg

    講座現場

    現代性、現代化的核心問題就是主體性的問題。主體性對于當代中國尤為重要,因為中國正在走上現代化的道路,而現代化就是人的主體性發展和覺醒的歷史階段。在改革開放初期,主體性是最需要強調和發揚的階段。在改革開放的歷史過程中,市場經濟最重要的成果就是解放了人的主體性,使得人成為社會、市場的主體。中國作為后發國家,在現代化進程上與西方國家相比有個時間差的問題,這就使得我們剛剛要強調發展主體性的時候,西方已經發展到后現代對主體性的批判。在中國,主體性仍處在朝霞之中;而在西方,主體性已經行進到“黃昏”。盡管如此,中國也已經開始遭遇西方所遇到的主體性困境,因而,中國也要分析和解決當前正面臨的主體性問題。

    但是,對主體性的批判并不必然走向否定主體性。后現代理論對現代性的很多批判走向了否定主體性的倒退方向,這是不可取的。我們在主體性的基礎上不是要否定主體性,而是要在主體性的基礎上走向公共性。哲學的公共性轉向正是為了解決主體性進一步向何處發展的問題。中國在幾十年的發展過程中,迅速地經歷了從前主體性到主體性再進一步到公共性的變化,我們對這種變化是感同身受的。

    當代社會從主體性發展到公共性的歷史進程,是我們對中國和世界發展哲學反思最核心的內容。從學理上來看,社會由主體即人組成,每個人都是主體性的存在。人和人之間、主體和主體之間是主體間性的存在,各種主體性匯聚或依賴的是社會的公共性。主體之間的主體間性是主體與主體之間的關系,不是主體與客體之間的關系,說到底是共同主體性,這種共同主體性也就是公共性。在人與自然生命共同體的視野下來看,公共性不僅是社會的公共性,還應包含自然的公共性,自然對社會來說是一種公共存在。自然界是人類社會的公共性的存在、公共性的前提,社會則本身就是一個公共性的存在。把人和自然看作生命共同體,自然的公共性也是社會的公共性的前提,也包含在人作為主體的公共性的范圍之內。那么,歷史唯物主義所講的社會性主要就是指公共性。公共性就是人類社會的性質。社會作為共同體的存在是有公共性的,公共性是作為共同體成員的個人生存的社會條件、社會關系、社會聯系。從根本上說,人作為一種能群的動物,他必須在群體中生存,而群體作為人的共同體的公共性是它生存的前提。

    總而言之,公共性是主體性所賴以存在的前提和基礎,公共性是主體性的條件,是主體性的本質,是主體性發展的必然結果。公共性是在更高的層次上對主體性的整合和綜合,公共存在也是將個體的主體存在整合在自身之內的更高存在?,F代社會不僅要在人與人之間實現更高層次的公共性,而且也要在人類社會與自然之間實現更高層次的公共性,構建人類史與自然史相統一的大歷史觀,并在這種大歷史觀的基礎上理解歷史唯物主義。

    4好.jpg

    互動環節

    講座之后,郭湛與陸俊進行了學術對話,并對幾位同學的問題進行了有針對性的回答和指導。最后,在老師和同學們熱烈的掌聲中,“馬克思主義與現代化問題”系列講座的第一講圓滿結束。

    (攝影:馬院)

    (責編:付云笛)

    彩票网址